每日正能量

留下生命的痕跡 - 沈祖堯教授

留下生命的痕跡 - 沈祖堯教授

撰文:沈祖堯教授
資料來源:善寧會出版之刊物《生死兩相安2》
https://www.hospicecare.org.hk/resources-detail.php?id=6&lang=tc

我記得當 SARS「非典型肺炎」在三月中正式爆發時,作為部門主管,我已沒有多想自己的安全問題,只時刻提醒自己要表現樂觀,每天最早回到醫院工作,希望可以保持醫護團隊的士氣。作為醫生,雖然經常接觸「死亡」 ,但SARS 仍令我感受特別深刻。有部份 SARS 病人較為年輕,更有些是平日一起工作的同事,一星期內目睹健康的他們轉眼間受到生命威脅,實在感慨良多。

當時有位男同事被送進深切治療部,我去探望他時,他握著太太的照片,哭著說:「不要讓我死在這裡。 」另外有位女護士長也因為發高燒被困在醫院,那天剛好是她生日,她哭得很厲害,說害怕那會是她最後一個生日。那些情景,讓我感到跟死亡非常接近。

相信大家也記得一位才不過三十歲,名鄭夏恩的年輕女醫生。她在大埔醫院胸肺科工作,卻感染了 SARS。我往深切治療部探望她時,她身上已插滿了喉,不能說話。她的家人不能進入病房探病,只能透過視像,看著她睡在病床上依賴呼吸機協助呼吸。當中最觸動我的,是她父母直至女兒臨終亦不能進入病房,只可以摸著那電視哭泣,此情此景,聞者傷心,見者流淚。

那時候,亦有另一位染金髮的年青人令我留下深刻印象。他與父母一同感染 SARS,他哭著哀求無論如何最少也要救回他們其中一個,可是最後,他的父母都不幸辭世,這位年青人後悔在父母有生之年沒有好好照顧他們。這切切實實是「樹欲靜而風不息,子欲養而親不在」的故事。後來我跟那年青人成為了朋友,今日他已經由一個遊手好閒的浪蕩子,變成對家庭盡心盡責的好男人。

人不可以操控生死。就算是醫生,面對生死亦束手無策,變得很無助。我相信 SARS 期間在病房工作過的人,都會學懂珍惜, 人生觀、 價值觀會有所改變。以我自己為例,以前當然希望賺多點錢、增加名氣、快點升職,但其實得到了所有東西又代表什麼?沒有健康,根本不能享受所擁有的,甚至一切可以在瞬間化為烏有。我當上中大校長,其實也是因為 SARS 的經歷,令我希望在有限的人生中為更長遠的事而努力。現在我看症的態度也有所改變,以往看症時像查案,腸癌便只看著那條腸,但現在我明白了要看的不單只是病,而是要看病人,要真正關心他們的情緒起伏。

珍惜生命,珍惜人與人之間的關係,便可積極面對生老病死。生命不在乎長短,只在乎留下痕跡,給在生者一點勉勵。人死並非如燈滅,他們的精神,將會以另一種形式在別人身上長存。
 


上一則下一則
返回頁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