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內容

每日正能量

苦中到底還是甜 - 精神科醫生莊紹賢

苦中到底還是甜 - 精神科醫生莊紹賢

撰文:精神科醫生莊紹賢

資料來源:善寧會出版之刊物《生死兩相安2》

https://www.hospicecare.org.hk/resources-detail.php?id=6&lang=tc

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七日,赤柱大街一棵刺桐樹倒下,壓死一位過路的年青女孩。從此之後,女孩一家人的人生就給徹底的改寫了。

女孩的姐姐是一個精神科醫生,那天該在醫院當值。她接到急症室的傳呼,不是要看急症精神病人,而是通知她沒有生命跡象的妹妹正被送來醫院。

於是,本來只是在書本上看見的喪親經驗,竟然就實實在在的給這個還很年輕的精神科醫生經歷一次。書是這樣說:「失去至親,一般人首先會感到一切好像是假的,現實彷彿是夢魘,自己感覺是不存在。這是精神科醫生說「人格現實解離狀態(depersonalization-derealization)」,但這感覺怪異的狀態會在數天內消失。當消化了親人離去的現實後,就會進入下一個狀態,想留住已死的人。有人會漫無目的地浮遊,有人會抱住死者的遺物不放,也有人想把死者的靈魂找回來......幸好,絕大部分的人,在親友的扶持和時間的洗滌下,在大約半年後會慢慢回復過來,可以接受現實,重新上路。」

不過原來每個人都是獨特的。尤其是當一切是來得如此突然。而這個姐姐的生活又是如此忙碌。尤其她不甘心,想為自己在這個問題上找着意義,也是希望和她一樣失去摯親的人分享自己的經歷,機緣巧合下,居然寫了一本書。那一年,又要處理臨床工作、研究、考試......根本沒有時間喘息。反而,到了二零一零年,一切才慢慢的沉澱下來。

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三日,還差四天,就是妹妹的死忌。素來不看電視的我,居然在電視機前呆了一陣子。八個香港人,在全世界人的見證下,無辜客死異鄉。看見那些險死環生的生還者下車的一刻,我想,他們和我一樣,要面對如何生存下去這一課題。

過了四天,兩位各具特色又同樣獨具慧眼的前輩陪我吃飯。其中一位說:「我看見你,就覺得你還挺苦命的,不過你是個堅強的孩子,一直也活得好。」另一位反駁道:「我覺得她仍然很努力的在面對她的哀傷。但我不認同你說她命苦,人生倒是百味滲雜,有苦也有甜,不可以偏概全。」

第二天,心情有點反覆。突然看見桌上那七彩的糖衣杏仁,就隨意的吃了幾片。我慢慢的咀嚼,咬破了糖衣,杏仁畢竟有點苦。淡淡的苦澀味就混和了糖衣的甜味。

很好吃。我忽然明白了什麼。我笑了一笑。雖然心中還是很想念那個兩年前起沒有再回家的妹妹,但苦中到底還是甜的。


上一則下一則
返回頁頂